(朋友寫的,很久很久很久的文字,久得想不起來了。), 篇名:無題二則, https://www

(朋友寫的,很久很久很久的文字,久得想不起來了。)
篇名:無題二則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tsYqwvrOenw
【一】突然發覺原來這里,其實沒有什麼陽光、青草、更歪提什麼綠水與藍天了。一切都是一廂情願。
一切終歸到底,仍是………………千金難買早知道啊!
像你們大家一廂情願被幸福包裹著的生活。當然,你們一定要覺得自己是對的。要不然,如何活下去呢?沒有希望,又如何從早上暖和的滾下來呢?
而如果我說,我的靈魂是被酒精灌溉著的,你們,可能,就覺得你們的選擇:是更加更加對的了。是的,你們有點幸災樂禍的意味。
但,如果我說,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
(你們以為我想說什麼呢…………………..。)
急什麼呢!
【二】有一天,你們的孩子也將會長高長大。若然其中有一個令你們頭痛。原諒他,好嗎!並不是沒個人生來就有著陽光、青草、綠水與藍天的心靈。
更不是每個人的心智在一番訓練之後,就可以搖身一變就成了銅牆鐵壁。
如果是的話,其實僅是你的幸運。未必是你們的基因起作用。
更千萬莫以為是你的教導有方。祝福你,天下的母親!或者父親!
記得,沒有風花雪月,不要緊;不再冰清玉潔,無所謂;見白髮,又如何呢;歪理,有何不可;太正常的那個,總一再感嘆沒有真正活一回。可誰又真真正正的活過呢?
別忘了,你愛的那個人的靈魂進入你的身體,才有了你的孩子。
還要我在解釋嗎?請來信。我是挫著的在等啊!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82WuS6QEmqU
註:附上的歌,羅大佑的唱腔完完全全可以丟掉,還是嫻姐唱得最入骨。個人看法。
See Translation

  • Shewlee Goh
    七月 18, 2017

    曾经,与黑夜为伍。黑夜的静,黑夜的美,是不枉此生遛达。它能让我与世隔绝,滋生堕落感,有点沧桑。心,是多么的放纵自己。可我,活于世上,凭什么与他人不同,凭什么与宇宙作息逆流?西医说没关系,你有病就医,没病就活着。但中医说,逆流总要付出代价,你不要痛苦就得顺着它来。

  • Shewlee Goh

    曾经,与黑夜为伍。黑夜的静,黑夜的美,是不枉此生遛达。它能让我与世隔绝,滋生堕落感,有点沧桑。心,是多么的放纵自己。可我,活于世上,凭什么与他人不同,凭什么与宇宙作息逆流?西医说没关系,你有病就医,没病就活着。但中医说,逆流总要付出代价,你不要痛苦就得顺着它来。

  • Ng Kimtee
    七月 18, 2017

    重貼:

  • Ng Kimtee

    重貼:

  • Ng Kimtee
    七月 18, 2017

    重貼: 註:這是朋友在2010的文字了。 -- 篇名:誰來招我憂鬱的魂! 我可以告訴你嗎?我是個精神病患者。生活有時對我來說是無盡的黑暗,有時似乎有點光亮,搖搖欲墜的,隨時都會熄滅的光亮。 兩個月去一次藥房拿藥,有時順便見見醫生,病情總是好好壞壞。沒工作近年了,似乎也沒什麼力氣去工作,有人說是懶散,亦無力爭辯。 在書裡讀到有人被憂鬱症困了一生,多麼可怕的頑疾。更可怕的是,有關它的發病機制,醫學界尚未搞清楚。 精神萎靡不振,於是看點書、上上網、再寫寫一些莫名其妙的文章,硬逼自己做點運動,日子就這樣過去。而思考與行動能力大幅下降,才是致命的衝擊。 回憶憂鬱症的誘因,總是懷疑和這件事或那件事有關,但誰能證實呢!醫生說,大多數憂鬱症都會治好,我只能相信,儘管事實上不是那麼容易的一回事。 這近年的心情穩定,得靠藥物來支撐。就怕藥物的耐受性,而必須加大劑量。整體來說,我並非重度的憂鬱患者,但是伴有恐慌或焦慮症。我想我是中度的精神病患吧! 而關於快樂,因為我不尊重它,終於它也不再理會我。還好不發病的日子,快樂還是可能的,比如讀了一本又一本的書。 我將我的病史,記錄在私密書的悲情自述上,扉頁上寫著:無論我努力的方法與結果多麼奇怪,我也不過是想在黑暗中遇見曙光而已。 吞下一顆鎮定劑與抗憂藥,黑暗的夢裡或可見一點曙光。醒來再吃一顆鎮定劑與抗憂藥,很自律的作息時間,但與病情不一定成正比,時好時壞得已經習慣了,但習慣不代表不痛苦呀! 因為患上憂鬱症而被朋友誤解的無奈,除了忍受憂鬱的折騰,還好得到家人的扶持,這是我最想感謝的。 最後套用我在部落格的一段文字:黑夜了,誰來招我憂鬱的魂!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yvUM8-fSCjg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rAQJVzDzn1s

  • Ng Kimtee

    重貼: 註:這是朋友在2010的文字了。

    篇名:誰來招我憂鬱的魂!

    我可以告訴你嗎?我是個精神病患者。生活有時對我來說是無盡的黑暗,有時似乎有點光亮,搖搖欲墜的,隨時都會熄滅的光亮。

    兩個月去一次藥房拿藥,有時順便見見醫生,病情總是好好壞壞。沒工作近年了,似乎也沒什麼力氣去工作,有人說是懶散,亦無力爭辯。

    在書裡讀到有人被憂鬱症困了一生,多麼可怕的頑疾。更可怕的是,有關它的發病機制,醫學界尚未搞清楚。

    精神萎靡不振,於是看點書、上上網、再寫寫一些莫名其妙的文章,硬逼自己做點運動,日子就這樣過去。而思考與行動能力大幅下降,才是致命的衝擊。

    回憶憂鬱症的誘因,總是懷疑和這件事或那件事有關,但誰能證實呢!醫生說,大多數憂鬱症都會治好,我只能相信,儘管事實上不是那麼容易的一回事。

    這近年的心情穩定,得靠藥物來支撐。就怕藥物的耐受性,而必須加大劑量。整體來說,我並非重度的憂鬱患者,但是伴有恐慌或焦慮症。我想我是中度的精神病患吧!

    而關於快樂,因為我不尊重它,終於它也不再理會我。還好不發病的日子,快樂還是可能的,比如讀了一本又一本的書。

    我將我的病史,記錄在私密書的悲情自述上,扉頁上寫著:無論我努力的方法與結果多麼奇怪,我也不過是想在黑暗中遇見曙光而已。

    吞下一顆鎮定劑與抗憂藥,黑暗的夢裡或可見一點曙光。醒來再吃一顆鎮定劑與抗憂藥,很自律的作息時間,但與病情不一定成正比,時好時壞得已經習慣了,但習慣不代表不痛苦呀!

    因為患上憂鬱症而被朋友誤解的無奈,除了忍受憂鬱的折騰,還好得到家人的扶持,這是我最想感謝的。

    最後套用我在部落格的一段文字:黑夜了,誰來招我憂鬱的魂!
   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yvUM8-fSCjg

   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rAQJVzDzn1s

    • Lily Lim
      七月 18, 2017

      读不少过4遍了,招一招喜乐的魂吧

    • Lily Lim

      读不少过4遍了,招一招喜乐的魂吧

    • Shewlee Goh
      七月 18, 2017

      迎接每道阳光,把作息回归于它应有的轨道,哪怕忧郁的魂再招。

    • Shewlee Goh

      迎接每道阳光,把作息回归于它应有的轨道,哪怕忧郁的魂再招。

  • Lily Lim
    七月 18, 2017

    读不少过4遍了,招一招喜乐的魂吧

  • Lily Lim

    读不少过4遍了,招一招喜乐的魂吧

  • Shewlee Goh
    七月 18, 2017

    迎接每道阳光,把作息回归于它应有的轨道,哪怕忧郁的魂再招。

  • Shewlee Goh

    迎接每道阳光,把作息回归于它应有的轨道,哪怕忧郁的魂再招。

  • Chan Kok Ming
    七月 18, 2017

    看了你的心聲,感覺好像一切都無所謂,其實是無奈還是無所謂也許都不重要了對吧⋯⋯反正都無所謂了就應該放膽去創造吧,因為對與錯已經不是答案⋯⋯也不必在乎世人的眼光,反正開心也是一天,不開心也是一天,乾脆就選擇做自己開心的事過一天吧⋯⋯沒有顧慮,沒有後悔,也不必對任何想法負責任,逍遙自在的去面對生活,何樂不為!

  • Chan Kok Ming

    看了你的心聲,感覺好像一切都無所謂,其實是無奈還是無所謂也許都不重要了對吧⋯⋯反正都無所謂了就應該放膽去創造吧,因為對與錯已經不是答案⋯⋯也不必在乎世人的眼光,反正開心也是一天,不開心也是一天,乾脆就選擇做自己開心的事過一天吧⋯⋯沒有顧慮,沒有後悔,也不必對任何想法負責任,逍遙自在的去面對生活,何樂不為!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