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朋友寫的), 寫給陳子英:,…

(朋友寫的)
寫給陳子英:
在我人生的最後的一段(你們可能有很多段,定義的不同而已。),沒有想到寫一點文字給陳子英,我可不敢叫妳子英,因為在現實上,我從未與妳有過哪怕是一句話的交流。而那個丟他馬入海的加大那位,她姓什麼,我差不多要用想才知道,喔,姓王,不知道?對嗎?
對於妳(陳子英),讓我想起我的童年與年少,我們都住在同一條街上,卻好像從沒有一起玩耍過。到現在,我還是弄不清楚到底誰是妳的父親,誰是妳的母親。當然,這一切都不再重要。
但是妳絕對想像不到,我們以前生活的地方,它並無敗落,再但是,妳也無法從那個地方再找回往昔的記憶。它已經是外勞的天堂,別說華人若無需要不得不才去那個地方,連馬來人都不想再佔據了。
可是,那裡還有最大的巴剎(巴剎,這個妳先生一定不知道是什麼?)。幾近供應了除了北海之外的我及他人每天的飲飲食食,真的是大巴剎,可以這樣說吧,我在自己區內巴剎買的東西,都是從那個大巴剎來的。想要檢便宜,清晨五六點去哪兒,滿地都是便宜貨。
我個人是這麼走來,不知道你們是否如此,我們小時候是靠香港打開我們的心智,然而,我們吸收的是台灣的營養,然後,大概同情了中國二十年,然後就開始討厭中國了…………..。怎麼會有這樣的一種國家?想呀想的,沒想到自己是住在馬來西亞!
你們想不到,或者你們早就知道,當年中共的一國兩制是要用在台灣身上,中共的條件是:除了軍力,台灣什麼都可以。可如今看看香港,我就真的他媽的不知道,你,中國到底是想做什麼?
好了,不說從前,不談中港台,留下次吧。
現在的人,沒耐心讀完一篇有三百個字以上的文字。最後,代妳(陳子英)的先生,送妳一曲: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…
(從上世紀到現在,我一直以為這個人會紅的,沒有!這不止證明了我的眼光奇差,也驗證了從紅螞蟻走出來的羅紘武,只是一個理想,不是一個市場。)
(但願,妳先生不會介意我…竟然….可以…..代他………。還是先說:I AM SORRY,子英的先生,別怕,我對妳太太一點興趣都沒有,一如你老婆想到我就想作嘔一樣。對於台灣,我有九十巴以上的好感,這可能是基於我對其他國家的無知,可我對台灣電視節目還是非常有意見的,下回再談。)
我個人很喜歡音樂,但我不是很愛一直一直都是寫愛情的歌,儘管它們都只是隱喻。
再者,在這個大數據的時代(BIG DATA),GOOGLE等等及其他等等,無一不在試著掌控你我他的生活作息,命運是什麼?二十年以後,你我他可能以為所謂的上帝,它的名字竟然叫GOOGLE。
最後,我代妳(陳子英)回送妳先生一曲,王杰原唱,但到了陳百強口裡唱出來,就成了經典,阿倫阿B王菲劉德華梅豔芳等等都翻唱過一個死了二十年人的歌。不曉得妳先生听得懂廣東嗎?
但願,妳不會介意我…竟然….可以…..代妳送給妳先生一首,天知道他听不听得懂的歌。
太多了,選了很久,還是選了金雞的ENDING,事關吳的老公是陳可辛。陳可辛何人是也。往後再談。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xHqSLJ1gqlg
妳(陳子英)先生可能對這個版本比較听得進去吧!惦记这一些 1987版(當年王杰的第一張專輯,就是李夀全打造的,之後的全都不是。)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VdOt8jYBMEA
離題一下,為何我推崇李夀全,事關他打造的歌手,幾近是生活在都市邊緣的唱者。蘇苪如是,王杰如是。張懸?王力宏?我不知道。
See Translation

  • 陳子英
    七月 13, 2017

    謝謝你!送給我們的歌,很好聽,雖然對你不熟悉,但應該不陌生。有機會來臺灣,大家記得來喝一杯。

  • 陳子英

    謝謝你!送給我們的歌,很好聽,雖然對你不熟悉,但應該不陌生。有機會來臺灣,大家記得來喝一杯。

  • Lin Wa 玮玲
    七月 13, 2017

    是的,我姓王八的王。

  • Lin Wa 玮玲

    是的,我姓王八的王。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