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寫的, 剛剛才寫,就給它個篇名:生命之序,…

朋友寫的
剛剛才寫,就給它個篇名:生命之序
如果我說,人是猴猿演變來的,你不信。好,那就再追溯回去,我們是魚變成的,你更不信,好,再回追遠一點,我們不過就是池塘里的一堆細菌,你差不多要打人了。
好,再回到最初,我們的老老…..祖宗,只是單細胞的玩意,這下可好了,你開始听不懂了,你已經懶得跟一個瘋子說話。好,我就再讓你更不懂,我們的最初的最初,不過是個原始湯。
你早就離開了。其實,我還沒開始說一些我想說的東西呢!原始湯大概是地球四十億年前的事情了。別這麼小氣,為了四十億年前的事就不理我了。
如果我沒有記錯,如果書里的文字沒有騙我。地球活到今天,約有四十五億年,原始湯之前那五億年,地球在做什麼?簡單說還是在做著原始湯,就是在進行物理與化學的交替動作吧!生物學!?門都沒有。
五億年就是這樣過的。如果有上帝,如果有大設計者,祂們悶都悶死了。哪里像今天地球那麼熱鬧,要暴力有暴力,要溫馨有溫馨。
讓我想想從那裡開始。嗯………….。
我猜,很多人知道達爾文(Darwin)這個名字,以及諸如進化論,或演化論或物競天擇,或適者生存等等………。
我覺得用自然選擇比較恰當。在大自然或大環境這個最大的生物實驗室里,生命被選擇被汰除。生命就是如此簡單?但要拿出證據來,則複雜到難以想像。
別理上帝了,(這里沒有質疑宗教信仰的成分,唔好屈我!),若祂是存在的,最多最多也徒增一個“大設計者”的位置,在生命史上,祂什麼都幫不上忙。看看歷史,祂時常還幫倒忙。
再可惜一下,現在是講科學,科學不會理上帝是什麼東西,更不理上帝有無基因?如果上帝都有基因,那可就糟透了。《自私的基因》等於自私的上帝?一個自私的上帝,你喜歡就拿去吧!
科學僅是一大堆的推論與假說、做不完的實驗、長年累月的觀察,以及等待別人家再來推翻,又重來,再重來的學科。我喜歡讀科普書,里面有太多神之又神,玄之又玄的事物。在這里羅大佑可以回家了。
但好像有些人的理解得不太對。一如那本《自私的基因》,有人理解為,若基因是自私的,那麼作為載體的人類,理應也是自私的?
當然不是這樣子!基因為它的目標前進,即繁殖。你為了你的目標前進,可能是找一份更喜歡的工作、住更大的房子或買更知名的車子。
我敢肯定,讀過《物種起源》中譯本的少之又少。我也想讀讀看,可惜,不到四分之一,讀不下去,太悶了,或者說他寫有有點詳細。我看書可不是為了考試,看得下的就最好,看不下就扔掉。
關於theory of evolution,台灣如今譯為演化論,中國好像進化論或演化論交替著用,香港如何譯,我不知道。
不用“進”而用“演”,我想是因為“進”有種進步的意味。而演化論則從頭到尾都在暗示, 演化是沒有方向,沒有等級之分。在這個層面上,要說人是萬物之靈,非常肯定那是人類自己說的。
所有的生物或植物都不是為了“更上一層樓”而演,所有生命純粹為了活下去而演。而活下去並不是事前做好計劃,更不可能是為了未來?基因怎麼可能知道未來是怎樣的呢?演化怎麼可能知道何時何地大大小小的冰川期會發生?
那大概所謂的演化,應該是在大自然小環境或小自然大環境,說到底就地球嘛,生命就是在這個最大的實驗室里進行的了。
對嗎?
不對嗎?
——————
本來是想寫神創論或設計論與演化論之別,卻寫成了不清不楚,模糊一片的演化與基因的爛東西。根本沒有想到,達爾文根本就不知道有基因這種東西,人們也是自1953年以後,才證實了基因這鬼東西。基因只是拿來證明演化論的其中一個證據而已。
下次我會寫好一點,可以的話,寫得搞笑一點。神啊!請給我多點時間,然後請走遠一點。(再次強調,這里沒有任何質疑宗教信仰的成分,唔好屈我!要屈,屈Darwin!not me)。
See Translation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